2020年7月21日 星期二

【番外】隔世猶記半緣君

  黑白郎君一手提著燒雞和數串肉粽,另手拎著烈酒急急往不歸路上奔去,終於趕在午時未過回到了盤絲窩,繡線店大門已閉、上頭還掛著店休的牌子,黑白郎君不以為意地大腳踹開嚷道:「哈哈哈哈哈——網中人!黑白郎君南宮恨歸來了。」

  回應他的是滿室異常靜默,黑白郎君眉一皺將滿手食物隨意擱置後往內室尋去,方踏進房饒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鐵血男兒也為之瞠目結舌——散發著妖異氣息與綠光的巨大魔繭正橫懸於房樑之下。

2020年6月28日 星期日

【花農】映日榴花照眼紅(中)


  回想結束,素還真已立在不歸路底的盤絲窩繡線店外頭,驕陽之下枯井葛藤隨風搖曳,卻森然地令人有種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悲壯感——直到黑白郎君哈哈哈地搖著道扇自店中大步邁出,一掌猛力拍上他肩頭才將那股陰寒之氣倏地揮散。

  「竟真是你素還真?網中人同我提過你曾來買繡線,我原先說什麼也是不信的。」

  「久見了,黑白郎君。」

  「哈,確實久見!你這傢伙一不喝酒、二不討戰,我都快忘了我們為何會是朋友。」

  「因為當年你飛絲穿胸素某借了玉波池給你涼快。」

  「啊,對喔!說起來罪魁禍首就坐在裡頭,走走走——等等一到午時那傢伙就要縮回繭裡去了,此時不打更待何時?」

  「素某今日只是來買繡線。」

  「嘖!」

2020年5月27日 星期三

【風聲】Give the silent treatment(冷戰時靜默處理)

  唇齒再怎麼相依偶爾也會互傷,正如同這世間再如何親密的夫妻總會有齟齬之時——


  雖然每每深切反省後,好像都是他自己一個人彆扭鬧脾氣然後服軟認輸……在外征戰克敵無數的素大上尉,此時正在書房抱著枕頭思考,同嬌妻冷戰到第七天時該如何反敗為勝的戰略。

  素還真睨了眼床邊桌上那盤同自己下的棋,白子如他現下的處境一般坐困愁城,都施展靜默處理到第七天了那人竟然都還不來哄哄他!難道不知道兩軍交戰想設個停損點,其中一方主動遞出橄欖枝也是很重要的嗎?

  此時耳畔迴盪起今早那群無良損友外加改站大舅子立場的崎路,幸災樂禍的嗓音。

  「唷!不愧是當年戰略理論拿了個A++的資優生,既然停損的方式顯而易見,那你怎麼不去當給師妹遞橄欖枝的那人?」

  「呼呼,實踐比理論更重要,光說不練只是紙上談兵罷了!」

  「……滾。」

2020年5月11日 星期一

【鬼滅同人】勇氣繪本與暖暖的午茶時光


  玫瑰紅茶蒸騰熱氣與馥郁芳香將少女的臉龐薰成一片緋紅,十指絞扭如同此刻不知所措的心緒——

  換作旁人或許利口毒辣如蛇的男子連一句「扭捏作態」都懶得評說,但此情此景套在甘露寺蜜璃身上,對伊黑小芭內而言便是用盡言詞也難以描繪其萬分之一的可愛。

  「甘露寺,不趁熱將荷蘭煎餅放在茶杯上焦糖會化不開喔。」

  「咦!啊、好——」

  少女慌忙將整疊餅拿起想放在茶杯上,卻被對方順手接過後仔細地一片片分開,伊黑小芭內朝她露出抹寵溺微笑:「太厚蒸不透的,我幫妳一起吧。」

2020年3月22日 星期日

【鬼滅同人】燒烤、啤酒與你身邊的人間煙火


  時常光顧鱗瀧燒烤店的客人們都知道,只要黑髮的青年一來,有著一頭暖橘髮色的少老闆便會開啟自助餐模式。幸好有著萬能工讀生炭治郎,讓被迫自助燒烤的客人們,至少還有個炭火旺盛的烤爐。

  「給,你最喜歡的鮭大根。」   

  接過自己獨有的菜餚青年就算再遲頓,此刻也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羨慕嫉妒的眼神,忍不住清了清嗓子正色問道:「你都是這麼對客人的?」

  「你又不算客人。」少老闆笑得狡慧,令人一時間不知如何反駁。

2020年3月14日 星期六

【劍挑紅顏後日談】不落窠臼終歸俗



  某日素還真去小學堂接素續緣,父子倆手牽著手走在返家的山路上,素續緣蹦蹦跳跳地分享著今日小學堂裡發生的種種趣事,說著說著突如其來的朝素還真拋來了個大哉問。

  「爹爹是什麼時候發覺自己喜歡娘親的啊?」

  「呃,怎麼突然問起這個?」

  「今天雙龍仔拿了小話本來找我,說他有一句看不懂,我就跟他解釋什麼是『昔年初見,暗許終生』的意思。」

2020年2月18日 星期二

【劍挑紅顏前日談】不閱本,無以言


  如今當政的武氏王朝最為風行的,除了符合皇帝個人喜好的「遇事不定請武決」外,就要數上至滿朝文武、下到平民百姓,不分男女老幼人手一本的小話本。
  
  陪著素還真重返朝堂的一線生,當上侍郎邸大總管的頭一天印象最為深刻的,就屬吏部那群文官共同送上的當朝流行話本典藏書箱。

  「人家是不學詩無以言,這武氏王朝怕是不看小話本打不進官僚派系啊。」一線生邊抄著禮品清單記錄,邊睨了眼正津津有味翻著書的素大侍郎。

  「好友真是一語重的!而且不同派系的喜好各有不同,吏部諸君還真是給我送了份大禮。」

  「喔?給抄這些個話本篇名抄到眼痠手疼的苦命老人家說說?」

2020年2月14日 星期五

【劍挑紅顏後日談】今非昔比更緘三



  素大侍郎宅邸裡最不缺的就是小話本與八卦,那日素還真晨起一睜眼,瞧見慕少艾笑盈盈地候在床側躺椅便知要糟!

  「唉呀呀,我們人比花嬌的侍郎大人總算捨得醒了?」

  「何事。」

  素還真板著臉用最言簡意賅的態度昭顯不悅,慕少艾卻不以為意地取出脈枕、攤開銀針,挑挑眉要對方將手放上。

  「今日不是要陪新婦回門嗎?天蝶盟素善用毒,我先替你診脈採血確認狀態,免得被暗算得太隱微難以察覺!往後脈案日日皆要詳實記錄,我沒空時你就自己添上,一線生會幫我盯著別耍小性子犯懶啊。」

  素還真聽著心頭一暖正想開口言謝,卻見慕少艾邊診著脈邊一本正經地揶揄道:「尤其血吻蝶昨日登門叫陣說你是個外強中乾的銀樣蠟槍頭,這簡直是太損藥師我的名聲了!快讓哥哥診診哪兒需要補強,等會就開帖特製的十全大補湯跟山藥粥給你熬上。」

  「說誰外強中乾來著?什麼十全大補湯你還是留著自用吧!記得再添帖治跌打損傷的。」

  單手接住素還真迎面甩來的脈枕,慕少艾邊抵禦那人凌厲攻勢邊嚷:「唉呀呀!諱疾忌醫,你若不虛怎麼會連接個姑娘都把自己給摔了?」

  「自然是因為妖女太重!」

  「瞎說!我瞧朱雀雲丹纖瘦得很,能有多重?」

  「呃……」素還真停下攻擊認真思索起來,末了摩挲著下顎沉吟道:「約莫一石大米重吧?」

  「耶!?」


    ※     ※     ※

2020年2月9日 星期日

【劍挑紅顏映殘妝】章八



  於是素大侍郎成婚隔日哭逃而出這檔事,便被人加油添醋、浩浩蕩蕩地傳了開來!彷彿人人都恰巧經過新房外頭親眼目睹一般,說得是活靈活現、虛空成花——可惜雖然第一時間管住了下人的嘴,卻管不住有心人傳播跟自家的言語奚落。


  「聽人說還哭了?」

  「不止如此——據說現在依然窩在一線生房裡,天天一哭二鬧三上吊說他不活了!」

  「這麼嚴重?」

  「醒後發覺自己莫名被個姑娘吃乾抹盡,外頭竟還當你是禽獸,你說這事嚴重不嚴重……」

  「我覺得比較嚴重的是你們竟然還能幸災樂禍!」

2019年12月22日 星期日

【江南時雨】鵝湖



  在那個夢裡,終日不絕的雨聲被簌簌落雪與風葉之音取代,素還真赤著腳行走於茫茫雪地。刺骨冰寒後是如火燒灼般的痛感自腳底一路蔓了上來,即便每踏一步皆如履刀陣,他卻還是朝前不斷地行走——


  一如天命、一如大道,註定了只能前行的軌跡。


    ※   ※   ※


##EasyReadMore##